第一回合:快樂苦耕 種子一地

(for english)

討論主軸:以如何搞社區/社群藝術
形式:工作坊
人數:每場20人(須報名
時間:2017年9-12月,共4場
#活動地點將於成功報名後個別通知
(費用全免.歡迎捐助)



第一場。創造的不只有我:開放文本的嘗試

日期:2017年9月2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2-6時

有人說「為藝術而創作」,有人說「為生活/社會而創作」,到底藝術創作,是否真的可以如此輕易二分?有些朋友,喜歡把創作變成一種認識世界的過程,更喜歡把文本開放給在創作過程中的不同參與者,甚至更可能放棄最終的詮譯權,可是,在創作的過程中,創作者的角色卻又非常明顯。這種開放詮譯權,但創作者角色又相當明顯的創作模式,到底是持著怎樣的創作理念?又會經驗怎樣的過程?

主要發思人:terry narcissan tsui(異土本鄉人)、雄仔叔叔(講古佬)
回應嘉賓:楊秀卓(藝術教育工作者)
主持:李維怡(影行者成員)


 

第二場。社區藝術/街坊參與之正負極

日期:2017年9月16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2-6時

搞社區藝術,當然想街坊參與。但太多基層街坊覺得藝術乃高雅之物,自己無能接觸,要打破這一重心理障礙,殊不容易。加上草根市民平日勞心勞力,放工時間太少,憑什麼藝術可以搶過他/她們的私人生活?如果不想搶,你的藝術又怎樣變成他/她們生活的一部份?

可是,講到「參與」,什麼才叫「街坊參與」? 參加活動?參與創作?參與籌劃?參與批判藝術工作者?不時聽到有社區藝術工作者會擔心「街坊唔參與」、「街坊唔關心自己以外的事」;反過來,有時街坊「太積極」了,覺得藝術工作者「不夠積極」、「藝術家離地」的也有……
打開門搞藝術,要與不同的人的生命力拉扯,這到底是衝突?還是平衡?
過程中快樂苦水一籮籮,如何直面?如何走下去?

主要發思人:方韻芝(前活化廳成員、現為灣仔「藍屋」文化保育及社區藝術教育項目策劃人)、盧樂謙(「龍全木器」及「青春工藝」創辦人之一)
回應嘉賓:梁志剛 (藝術家/設計師、都市農夫和大專兼任講師,街坊排檔參與者)
主持:李維怡(影行者成員)


第三場。乜野叫做靚?打群架的創造美學

日期:2017年10月29日(星期日)
時間:晚上7-10時

鼓勵草根創作,限於他/她們工時和勞累,未必有心力和時間。有人說,因這種種限制,故基層做出來的藝術就一定是比較「唔靚」,好聽一點就叫做「粗糙」。可是,什麼叫做「美」?什麼樣的生活經驗是否不影響「美」的觀感?「美」是否只有一種?藝術史上爭論不斷。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發明了一個詞𢑥:「打群架的美學」,去形容他們鼓勵出來的工友創作。這一場,我們就一起來討論,世上有幾多種「美」?

主要發思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TIWA(代表:許淳淮)、林淑真
林聰明(「工傷轟拍」工人導演)

回應嘉賓:台灣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代表:利梅菊)、老B(草根民謠唱作人)
主持:李維怡(影行者成員)

***************2017年10月24日更新******************
多謝各位朋友支持,第三場[乜野叫做靚?打群架的創造美學]已經火速爆滿,現唯有提早截止報名,於2017.10.24下午1630截止報名。
如果大家很想一睹台灣工傷協會的工人導演們的風采,可以於今周六28/10/2017,下午三點,到工業傷亡權益會,觀看她們所拍攝的紀錄短片系列「工傷轟拍」。她們會參與影後討論。地址:九龍藍田啟田道71號藍田(西區)社區中心二樓。
該活動為第十五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放映活動,查詢電話 81012056
詳情:https://smff2017.wordpress.com/2017/07/27/workinjury/



 


第四場。行動紀錄片:引發與紀錄,共存不衝突

日期:2017年12月9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2-6時

攝影器材在過去二十無內不斷迷你化,直到人手一電話都可以攝錄的年化,什麼都可以拍攝。在眾多社會事件或活動後,網上都流傳一大堆紀錄影像。如此,紀錄片是否已走入人群?紀錄片工作者又如何自處於一種,隨時窺探別人隱私的狀態?在社會事件中,持攝影機的人,又是否只是拍攝,而沒有其他社會身份?可是影片又往往會激發其他行動,那麼,紀錄還是否只是紀錄?還是可以創發其他生命的可能性?

主要發思人:蔡甘銓(電影發燒友、社會行動者、紀錄片専家、資深策展人)
回應嘉賓:何智聰(順寧道重建支援組成員,有關市區重建的紀錄片[順寧道,走下去]的共同製作人之一)
主持:李維怡(影行者成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