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草為藝

社區/社群藝術工作者交流活動

藝術,源於生活的感知,而不是殿堂裡的觀賞物

第三回合:落草學藝 (2019-2020,建設中)

第一、二回合:社區藝術工作坊…「教」/「不教」?

身為一個做草根/社區藝術的人, 當我們看到連儂牆上的不斷表達,不斷創作, 不禁會想到:這些充滿主動性的創作和自我表達, 能否也擴散到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個部份?面對老闆欺凌時能表達?面對無理加租時能表達? 面對社區設施不足時能表達?面對被歧視能表達?面對被同學欺凌時能表達?面對生活經被渺視時能表達?而表達的方式,除了有本身有技術有技藝的朋友之外, 不擅表達的街坊朋友,除了搵把口係咁講之外,仲有無其他方式?在表達的形式上,除了連儂牆的形式之外,仲有咩可能性?

談到草根藝術, 少不免就要親自與社區人士合作,或者, 與社區的草根團體合作,主題往往都可能有較生活化的,如:住屋/教育/託兒 /勞工/社區設施/公共空間/醫療…… 本身有技術有技藝的朋友,又能否協助更多人去發揮想像力,以不同方式重新看見,聽見這些個人日常生活的事物,進而透過創作,去重新發現個人生活,情感和需要的公共面向?

我們又能否透過將藝術表達和欣賞普及化, 去帶出更多互相聆聽、溝通、理解的意識?這種意識,有沒有可能,是一種基層重新掌握自己思考世界的方式, 或者是嘗試構連出不一樣的世界的想像力? 或許,也是社會民主化的其中一個基石?

那麼, 在工作坊中, 我們會遇到大量問題,好希望大家齊齊坐低,由理念到操作地好好談一談:

~應該如何[教]或者[不教]? [教]是如何做?[不教]又如何做?當中不同的人嘗試過什麼?
~[教]是什麼意思?
~ 如何理解[成功的工作坊]?
~ 如果[教育]在一個不民主的社會裡的體現是單向傳接和接收,那麼[教育]在一個具有民主理想的社會裡會呈現為什麼模式?
~ 如果創作包含了表達技藝和生活經驗的部份,那麼,在一個以[令街坊能重新思考和表達生活為目標]的工作坊裡,擁有表達技藝經驗的藝術家,和擁有生活經驗的街坊,兩者之間的教學雙長,會可以如何發生?
~有時因為資金短缺,合作的社福機機或學校也未必願意讓藝術家跟進個計劃, 那麼, 有些只進行到一半, 或者需時較長的工作坊只能中斷, 有無辦法令其延長及真正完成?
~導師或伙伴對最後成品的協作有幾多?如果街坊只是貢獻了一個部份, 其他由藝術工作者去完成,大家又怎樣看待這種合作?有人說,這不算完整的創作,你同意嗎?
~可是,如果一位長工時的街坊,時間有限,精力有限,還要照顧家庭,那麼,我們又是否想像到一些形式,技術門檻不高、須時不太長,但都可以尋找出協助這位街坊創作出發自心底的作品?
~個街坊/學生都都無乜動力,個社工/老師想咋嘛,咁係咪唔做呀?如果做,咁點做好?……

第一回合:
日期:2020年2月1日(周六)
時間:1430-1830
地點:報名成功後通知,請密切留意,快要開始接受報名了!
名額:20人

主要發思人:
伍綺琪 kiki ng(言遇劇團聯合藝術總監、自由空間導師/項目統籌/藝術家)
蕭朗宜 (影行者成員、移工攝影工作坊伙伴)
何哲瑩 (影行者成員、移工攝影工作坊伙伴)

回應嘉賓:張歷君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客座助理教授、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所的訪問學者)

主持:李維怡(影行者成員)

第二回合:
日期:2020年2月29日(周六)
時間:1430-1830
地點:報名成功後通知,請密切留意,快要開始接受報名了!
名額:20人

主要發思人:
葉浩麟 roland yip (藝術工作者)
吳文基   eric ng (社區文化發展工作者

主持:李維怡(影行者成員)


我們是影行者
一些帶著影像和藝術來修行的人
我們相信
藝術是有關個人與群體之關係的創意表述

所以 我們致力於
把藝術還給人民
把人民還給藝術

更多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