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草為藝:[社區藝術工作坊…文字紀錄:「教」/「不教」?之一](討論會文字紀錄)

(討論會前問題請往:https://comartforum.wordpress.com/3rd-round/

日期:2020年6月20日(周六)
主要發思人:
葉浩麟 roland ip (藝術工作者)

吳文基   eric ng (社區文化發展工作者)

(*吳文基因疫情關係滯留台灣, 因此當時為線上參與)

主持:李維怡(影行者成員)

吳文基(eric)的分享扼要:

是次討論由吳文基(下稱eric)先作分享,他首先問大家,帶領工作坊最大的挑戰是什麼。現場的參加者回答有:
1) 如何讓參加者相信他們正在做的就是藝術?
2) 時間不夠怎處理?
3) 如何叫人來參加?
4)如何增進參加者的參與?


eric表示,對他來講最大的難題是參加者,例如他們為何會來,他們是否知道來做什麼等等,不知道就很難搞。因此他會把事情這樣看:
第一條重要的考慮主軸是,這件事有沒有社工呢?上述問題2和3,都是與機構有關,一個藝術家去到機構幾乎不可能事先就認識中心熟悉的街坊,而時間也是一開始已訂定的

社工以外最重要的是參加者,所以第二條主軸就是參加者的動機,是有還是沒有呢

一)有社工+參加者有動機的案例
那是很久以前在北京一個叫京旺家園的社區。那裡很多是以前住在農村的,而小區的社工也曾與他們做過很多才藝活動,像畫畫、手工、唱歌等。那是一位社區藝術的前輩梁以瑚牽針引線請eric去辦的一個活動。這個社區的人們以前在農村居住,但因為國家建設拆遷,把他們全部移到樓房裡居住,他們失去了農田和生活方式,又變成要交租。這次活動目標,是要與他們一起把他們的故事回溯出來。

然後eric又問大家,在辦工作坊前,通常都有位負責的社工可以被你問詢,那你會問什麼問題呢?如果現場參加者有社工,就請大家想想自己有什麼是應該要告訴這個藝術家的呢?

參加者回應是介紹一下社區和街坊的特性,eric回應這是當然的,但這對於他要做的工作坊來說是不夠的。他介紹了他從菲律賓的民眾劇團培訓中學回來的方法,叫[培訓需求分析](training needs analysis/TNA)。那麼除了剛才參加者回應的資訊是需要知道之外,還要問這些參加者有沒有做過音樂或文化活動,他們有多想去做?平時玩什麼音樂?什麼原因會玩這些音樂?玩到什麼程度?每一個人的情況都要知。所以每個社工都被我問得好煩。因為要摸透這些參加者來這個工作坊的動機,要知他們是否害羞?是否這陣子剛好有閑有心情來參加?平時是個怎樣的人?以前有沒有作品?參加過什麼工作坊?平時聽什麼歌?……等等仔細的資料我才可以做一個盡量貼近這班人的工作坊。雖然他們很忙未必答了我全部的問題,但最少我都知道一些基本的,然後就做這個基本的培訓需求分析:

需求分析

左邊是他們現有的困難,右邊是社區希望透過今次活動達到的目標,中間就是我思考自己要做什麼才能協助他們達到效果。所以早些問也可讓社工早些對報名者做個調查,了解他們。

做完這個分析我會思考一個叫OAO的東西,即Orientation Artistry Organization。簡言之就是這個群體作為一個組織有什麼是想透過工作坊產生,這個產生的東西要產生一個什麼意思,以及要用什麼藝術手法去做。以下是今次京旺家園的OAO例子:

(以上為工作坊前的設計,而工作坊內也與學員討論對工作坊的期望,檢視是否需要調節或改動)

eric認為這樣在設計工作坊的架構時就會很清楚自己該做什麼。他強調盡量從社工那裡提取資訊,而工作坊前早一天,他會到處走走,看看那個社區的空間,看到他們掛在牆上的畫,也見到他們練歌,就觀察一下他們練歌時有無人是領導角色,然後又見到有人拉二胡吹口琴,及發現原來他們唱的紅歌的譜是他們自己寫的,這些人就要先與他們熟悉和連繫。另外有班人是做手作的…

觀察後,我就會用設計學習法脈絡,我叫它做RAESMA:
每節他都會做這個基本架構:放鬆(relax) → 發現(awareness)  →探索(exploration)  →理解(synthesis) →掌握 (mastery)→應用(application)

應用部分是用來評估那一節的學習目標有沒有到位,所以是從應用再一步步的回頭設計,慢慢找出最開始時所做的每個活動是怎樣一層層的推展下去。即是他基本上不會講課講很多要他們回去創作,而是透過一節節的工作坊掌握,然後他能回頭透過自已的創作去重新欣賞自已的農耕生活。玩的過程也會有合作,而這些參加者在社區中都是一些小領袖,如何讓他們合作,也是要思考。而eric設計時就先思考這節課要讓大家最後能夠應用什麼,再回頭思考他們須先掌握什麼技巧,再之前就是先須發現什麼,再之前就是要熱身。因此熱身並不是隨意熱身,而是按照目標地設計。希望大部份做了的都不是白做。當然在過程中會有現場狀況,所以隨時準備了一些活動或其他方案,即使動力被打斷了也能起動,再慢慢導回這個工作坊想要得到的目標。可是如果你根本無法驗證工作坊是由大家共同想要做的目標去設計而做的話,那有可能你只是最終滿足你自己而已。

我就用了RAESMA來設計了四天的工作坊,例如要做音樂,我首先要知道他們是否能掌握拍子。例如這節:

畫畫北京的一天(亦即京旺家園)
以畫作譜演奏
唱歌:東方紅、騎白馬、芝麻油
創作:《當你在京旺家園》
搞擊交響

那麼每次只要超過四小時,他就會做期望管理(expectation check),而期望管理,主要是在遊戲之中去做。例如讓他們想想在工作坊前會想要什麼,在工作坊中的挑戰又是什麼,最後分享時我們可以慢慢回應到原來大家想要的東西。然後,在我設計好時會回頭看TNA,再看看OAO,然後看當下現場是否有需要調整什麼。

這是有社工又有動機的,一進來大家好像都端坐著,但第一,二個遊戲已經玩到像第二幅圖那樣了,超high。那樣我才知我之前準備的東西有對準他們的需要。

先是寫他們現在的生活,然後用畫圖的方法回望他們的農村生活,由早上六點開始到睡覺前會做些什麼:

然後把這幅圖當成一份譜,讓他們對著來玩音樂。之後再請他們把剛才農村生活出現過的聲音、物件、景物等等回溯出來:

然後請他們把這些寫成歌詞,例如:

然後邀請他們唱出來,於是就開始有人唱了「鄉間的小路」,之後有人跟「低矮的平房」,然後大家未想到,所以就不斷重覆頭兩句的旋律,然後就有人一句一句地把旋律唱出來了。
 
其實他們整個工作坊寫了好多歌,有三首是可以說真正針對他們的生活創作的。 

二) 有或無社工,但參加者有動機

這是circle painting。這種工作坊eric自言帶了一百次以上,但每次都會再寫一次計劃,他自嘲台灣有句話笑這種麻煩的人叫「龜毛」。這種工作坊可以在街上做,參加者無須懂畫畫,只是帶領者要將整件事分成很小很小的步驟,在沒有社工又不認識參加者的情況下,在街上已自己向你走過來的人自然就有動機。要畫得好不難,但要控制流程,及不可自由題。因為自由題呢,他們就會發生畫面上的衝突,或者互相比較,令到無信心的人繼續無信心,或不會來參與。每個人走過來,eric只會叫他畫一個步驟,給他一些時間,然後每個人都要讓開讓其他人來參與。 以下這次是在佐敦谷。

另一次無社工有動機的例子,是2014年與另一位朋友合作,在佔領區跟大家一起寫歌。他笑說,這種事應該不會再發生了。這個「革命中的廿四小時」,是很親密的。大家見到地上寫了很多字都會來圍觀,然後就很樂意分享他們的故事,然後就會寫了許多有關的歌。雖然音樂的底主要是eric他們做,但故事是來自參加者。這些情況下,很容易就多人,但即使只有一個人來分享,他也認為是社區,因為是與社區有互動的。其實即使無社工,只要有動機,這就不會很難,只要你平時做過很多工作坊,底子/招數夠多,就自然可以做到。

三)有社工,參加者無動機
eric認為這是更難做的。他指出有時社工也不一定能知道自己的參加者到底是什麼狀態,或他們有任務要[捉啲人]來參加活動。例如以下這些circle painting的故事。

例如一班商界要做培訓的人,即在上班時間中抽一天出來參與,什麼商界展關懷的。那真的可以非常無動機。也有些情況是,政府部門做內部培訓,讓他們來畫circle painting,那些政府的人真的很無動機,且很權威性格。這種情況eric不建議在畫circle painting時一開始就告訴他們來做什麼。如果他們一早知道目標,就會不想做,認為早些收工更好。有時如果是做戲劇的,eric就會叫他們拔河來說明什麼是衝突和張力。eric站起身在畫面上展示了一次如何以一種特別的方式拔河,先不告訴他們要拔河,因為他們對拔河有刻板印象,一開始就告知就不好玩了。他會先把他們由高至矮平均分成兩組,逐個活動零碎做指示,最後大家才知在拔河。這個步驟零碎化,是為了不讓自以為是的人一早就放棄不玩,也不讓無信心的人一開始就認為自己做不到而不嘗試。

然後就用簡單的方法教他們畫circle painting,有系統地逐步逐步來,以下這些畫都是沒學過畫畫的人,用五至十分鐘就可以畫到,什麼人畫怎樣畫都漂亮的。

另一種是小朋友生日會,媽媽其實就是那個社工啦。

也有些情況,是機構想要畫circle painting,因為又可以掛在機構,又可以讓參加人數變多,藝術家也有收入真的不錯。但未必每個參加者都知道來做什麼。動機少就可以用這些方法。


四)無社工,參加者又無動機
eric指,這是災難。以下就是2014那次「革命中的廿四小時」的一次經驗,eric他們到不同社區唱他們遇到的朋友的歌。

這次經驗人重點,就是想說,可以試試不要一開始就想說服別人,可以先聆聽,這才是溝通的開始。

這與工作坊有什麼關係呢?eric指這個經驗,就是對「無動機的情況你怎樣做才可以呢?」的一種可能性,就是讓他繼續成為自己,讓他明白即使這樣也是有人去聽去支持的。因為eric覺得,硬搞是無意思。像剛才那個政府部門的活動,有人想畫有人不想畫,他會由得不想畫的人在外面,但每開一個新節,就會再呼喚一次外面的人要不要嘗試,大家自由抉擇參與。最後也多謝他們陪伴大家一起畫。

上圖是在深圳一個城中村的貨櫃裡,當時eric被邀請在這個貨櫃裡,做音樂工作坊,任何人經過,就邀請他們進來。這並非一個已組織好的工作坊。然後這貨櫃非常嘈吵,eric請大家想像自己在一個大喇叭音箱裡,還不斷有人踢這個音箱。那次的經驗是,無論小孩還是大人,都不知來做什麼。eric指,這種情況還是要逐步逐步做,最後還是令他們寫了一首關於清水河村的歌。

其中寫了一首有關[為什麼]的歌,歌名叫[什麼的原因]。其實參與很不穩定,很難做。他認為 最重要並非要寫一首怎樣的歌,而是希望真實紀錄到,他們這個時空和想法。這個態度相信比較能接觸到他們,引起動機,而不會是計劃好了有一大套東西去教。這次在清水河村做了4日,本身應該是每天6小時的工作坊 ,但因為人的流動實在太過難控制,所以基本上是4日。有一日女工全日參與,另外3日都是3小時,加3小時做歌的工作坊 。當時寫了4首歌,eric都覺得都好滿意,因為起碼到最後可以與 參加者一齊寫到他們自己當時的歌。雖然無法改變一些很結構性的社會問題,但起碼這個過程裡參加者知道有人會尊重自己,有人會聽自己的說話。

最後,eric總結道,社區藝術工作坊的目標,就是希望[功成不必在我],但如果倒過來唸[我在必不成功]的話,就是說如果導師太過自我中心,工作坊就必然不成功了。他認為導師的自我不可以太突出。工作坊的準備,就是在杯裡放多些水,令他們放多一點水,就可以杯滿,有成功感,就鼓勵到,而eric的做法就是,只要他們一放出來多一點,eric就會縮,讓他們再出多一點。

==================================

葉浩麟(roland)的分享扼要

葉浩麟(下稱roland)集中講他三年前做過的一個工作坊 ,名為「年長藝術生活創作計劃」,是與信義會- 金齡薈合作的計劃,主要參加者是退休人士,他們不會叫自己「退休人士」而會叫自己使做「金齡人士」,即大概5-60歲,剛剛由工作火線退下,但同時比較有時間學習,roland仍然都會叫做他們做長者,覺得較易稱呼 ,但他們時常很強調自己不是長者。

他們本身是一群比較有教育背景的人,當中也有人是做了30 年家庭主婦/主夫。子女長大後,他們要尋找自己的興趣。另一個背景是,他們常會去中學,分享以前職業的經驗,以真人圖書館的方式,就去學校分享。真人書的運作就是,他作為一本書,例如說現場有十本書,即是有十個人,每本書都各有特色, 學生就會輪流去借書,即是與他們交談。

其實他初時寫了一個計劃書向藝發局申請錢去工作,就是沒有想到具體的對象的,只是純粹想做長者藝術活動,因為總覺得他們有好多經驗,但可能無途徑去刺激他們表達。可能有的話,他們的動機會比年青人更大也說不定。roland 指自己做工作坊,會很注重成果,即是有無作品,以及作品是否[靚]。這些他會更注重,而非關注參加者本身是否得到某種情感抒懷,或是否有參與或充權。其實在整個過程裡,他不是一個人做,而是與一位社工合作。他自言這位社工教懂他好多東西,有時有些想法,他可能覺得好好,但社工會告訴他為何行不通,為何參加者會不感興趣等等。如是合作了三年,是社工加藝術家的一個三年的合作,一起發展出新的想法,而不只是機構找個藝術家幫忙的關係。
roland指其實每一個工作坊都離不開一件事,就是講故事。

一)造字活動

他以邀請金齡人士造字開始。一開始邀請他們以[我自己工作生活]這七個字,去重新做一個字出來。例如重新做一個「我」字,「我」包含什麼呢?可能包含了以往工作性質、個人情緒、生活習慣。他邀請參加者,在不同範疇裡想一個字,例如工作性質是悶,可能他就用了「悶」字其中一部份 –「門」來做個開頭;例如個人情緒,以「開心」的「開」字作其中一部份,全部加起來,造了一個完全不知是什麼的字,但那就是他自己的「我」字。

上圖是一位時常出差的人的「我」。她對比一個「闖」字,是門中有馬,由於她坐飛機去工幹,就用了上天下鳥的造型。roland認為整件事必須展示出來,對參加者來說才是真正的完成。因為很多時一個參加者做完一件作品,不就是被機構「收藏」(其實只是收起無人再見到);又或者作品送給參加者自己取回。相比起這些,roland認為公開的展覽,作好看的展示,對參加者來說就有了一個與人溝通的渠道。可能有人會說:「嘩,這是什麼字?」然後他們可以自己介紹。其實這就是用一個字去說一個故事,是其中一個講故事的方法。去到中學分享時,他們就可以賣關子,引起學生興趣,就會覺得有成功感,所以每次展覽都一定安排他們在現場講解。

這次展覽也做了一些周邊的工作。例如展覽時,我們設計了一些工具,將筆劃拆散了,再讓他們協助現場朋友去做造字。這其實已是另一個階段,因為他們以往已經學了怎樣造字,而在展覽現場則變做一個導師,分享工作坊的經驗。

Roland再詳細解釋造字的意思。他通常都會準備一點背景資料,例如「我」字本來是怎樣構成的,參加者就會了解到該字本身是如何構成,於是就變得容易拆解。

以下是在合舍的展覽:

上圖是一個參加者把自己的老中少時期做成「我」字。左上是「老」,右上是「中」,底下是「少」。他形容自己現在介乎老中少的狀態。

二)出版計劃

然後roland又與同一群金齡人士做了一個出版的工作坊。這個主意是以前參與油麻地活化廳做《活化報》後想到的。roland回憶有一陣子很流行有社工尋找一些人的生命故事,然後幫他出一份刊物/書,總之所有人都是一個作者。結合這兩個觀察和經驗,他就在工作坊和參加者們一起研究如何一人出一份刊物。而這次是有點工具性,因為是要將刊物帶入學校做分享,故有點類似一份presentation kit ,可以把要講的內容安排得好些。在學校的反應也不錯,學生會好奇為什麼長者會有一份自己的報紙,他們就將要講的十分鐘內容,用專欄形式跟學生分享。

當中他們已有造字的經驗,也會用造字的方式做報頭。例如「飛」字(打橫第二行右邊第三張)

工作坊裡,roland會跟參加者做練習,介紹報紙是怎樣編排,有何不同的視覺元素可以參考,例如報紙都會有天氣報告/ 六合彩,他們就會將六合彩這種形式轉化,例如把36號40號轉化為歲數,變成「人生六合彩」。(例如打橫第二行右邊第二張)

以下這張圖是一位主婦,她初時也不知做這報紙有什麼意思,後來就做了這個。

roland強調,其實做出版真的要很多參考的東西,做張報紙也不易。例如大家一起看舊報紙的馬經、廣告等等作參考,就能想想如何轉化。

三)營業寫真

這是以前在活化廳時另一位藝術家sushan很喜歡用的參考,好像是清朝的,真的好像職業介紹。這是圖文並茂的,roland要求不能只寫字,一定要有畫的元素,就算剪貼也好,因為較易消化。

SONY DSC

他們做了一系列的圖文並茂的,例如這個《營銷之歌》是以前從事推銷工作的學員的,為七言詩。

四)出書

roland認為這班金齡人士都是很自豪的,認為自己都能說會道,於是roland經常會試著「拋窒」他們,唬他一唬,推倒那些既有的言語的思維,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與參加者做書。首先就跟他們看這個,指出書這個能拿上手的實體是怎樣形成的。

作品:

四)九龍城街道招牌搜集

roland形容之後的工作坊他比較自私些,把自己的興趣融入得多一些。他就邀請大家去做了一些九龍城街道上招牌的搜集。

他們開始不明白為何這樣做,但又想玩,roland也會基於他們學造字的經驗,跟他們講解一下招牌上的字是怎樣的。

五)複製的重要性

以下這個是協助金齡人士去真正出版。因為roland覺得單是做了獨一無二的作品還不夠。報紙造出來只有一份A3大小的東西,但印了做報紙就真的可以讓人拿回去收藏。以下這圖便是九龍城書節時搞了一個地攤位,能給人自由定價拿回家的出版。人家不知內容都會收藏,書節期間大家輪流當更,如有人選中作品,他就可以上前介紹討論。他們在展覽中當更、解說,就會發現自己的作品有人欣賞,有人願意拿回家。觀眾的反應都是會一次過買十幾款回家。

roland認為eric做那些是深度一些的,但自己就更似個行銷,會無限地做,同一個展覽會做三次,告訴多些人。

參加者會學造字,然後教人做字,也會介紹,會做導賞。roland認為,當一個人將同一件事重覆講十次之後,效果就會不同。以下這是在碧波押的展覽。

roland自言不懂畫畫,只能教他們把字寫好,而所有圖像的參考,參加者能靠手機得到,是很方便的方法。他說自己最喜歡顏色貼紙作畫,只用兩個對比顏色也可以。

roland最後介紹了一個比較牽涉個人情緒的經驗,他自言之前一直都嘗試不太去了解參加者,而不了解的意思就是不去碰他們的個人情緒,因為一班廿多人,他自知無法處理這些,就算有也會交給社工。他也沒有想像過,有些參加者願意分享一些很私密的事情:

這幅作品便是讓他們把一些東西都排出來,然後找攝影師協助拍照後,做出這些。

以下是一個在突破書廊的展覽:

總結時,roland介紹了2018年出版的一本書,裡面他與社工合寫了一篇文章:

roland總結認為能與社工合作很好,互補所長,這篇文章講到藝術工作者的限制,有時太自以為是,而社工又有時太多任務。他自己會認為無聊事可以不妨多做,例如去學校分享根本不用做那麼多事,但如果參加者去講同一件事十次,而每次用不同方法去講,也是一種培訓來的。

(鳴謝:所有照片由吳文基與葉浩麟提供)

bonus track: 聽眾交流環節:https://wp.me/p92nnv-F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