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草尋藝]18~連儂牆現象–在反抗藝術的層面也國際連結一下……/5/土地正義呼聲下的保衛家園/社區營造大畫

關鍵詞:公共空間、空間爭奪、意見表達、壁畫、墨西哥壁畫運動(mexican muralism)
、塗鴉、graffiti、藝術抗爭、反藝術(anti-art)、社區藝術、社群藝術、公共藝術、政治藝術、反抗藝術、土地正義、社區營造

雖然政府就算派屋都一定解決不到反送中的浪潮,但地產霸權造成的住屋環境對人類生活的壓迫和壓抑,就肯定是今次反送中發生前正在滾大的憤怒火球的一大燃料。地產霸權,也不是香港特產,世界各地都有。最近幾年,台灣還有關心土地的朋友,搞過東亞反迫遷法庭,邀請東亞不同地區的土地抗爭者去講述自身的抗爭經驗,以及看看各地官商勾結盲搶地的技術,知己知彼。

上期談到墨西哥的查巴達人民解放陣線由1994年至今的佔領運動,那是為保衛土地而戰,故必然是陣地戰;而香港及其他地區的抗迫遷運動,不論為保育文化還是為保障住屋權,也必然會是陣地戰。即使是未拆到嚟,許多社區也已開始搞社區營造,在村民同意下做大型壁畫。不過,無論是那種陣地戰,有趣的是,這些壁畫都會一方面以社區藝術的形式出現,居民有不同程度參與及共識壁畫位置和內容;另一方面總會是開放社區的嘗試:開放給支持社區運動的藝術工作者,及之後入村參觀、了解並進而參與抗爭的人。

台灣這方面的例子有大埔社區和大觀社區。位於苗粟的大埔社區張森文、彭秀春夫婦在抗拆遷期間,更曾因壁畫有個一個抗爭中的小插曲。事緣他們讓友人在自己三層的屋側畫上「守護大埔」的大壁晝,有一天,忽然有一堆媒體報導指他兩夫婦這側牆的廣告費值千萬,兩夫婦對此種抹黑行動十分憤怒,更要透過台灣農村陣線發表聲明打假。

 
(圖:台灣大埔社區的[守護大埔]壁畫)


(圖:台灣大觀社區的壁畫)

香港自從2007/08的天星及皇后碼頭反拆遷,就有大量藝術工作者介入反拆遷運動。2009年開始的保菜園反高鐵運動中,也曾有藝術工作者帶同學生在村內的路上牆上畫畫,吸引更多人入村了解抗爭和村民想保持的農村生活價值。之後,不論是新界東北的坪輋壁畫村還是馬屎埔的壁畫,都有上述陣地戰壁畫的特色。

(圖:坪輋)

 



(圖:馬屎埔)



不過即使不是馬上面臨拆遷,近年香港流行學台灣講社區營造,也有藝術工作者與社區聯手,在村民參與的過程中,打造一個歡迎來客的村。荃灣的光板田村、港島南的薄扶林村元朗錦田就是很突出的例子。

(圖:光板田村)


(圖:薄扶林村)

最後,有關社區的大壁畫,還是可以引伸兩方面的討論:
首先,在社區層面,美化、藝術化所帶來的人流,到底會否把村或社區只是變成景點?甚至因而帶動樓價或租金,導致小店倒閉窮人搬家這一種士紳化(gentrification)的後果?有關這一點,不少評論者都曾談過(註)。

第二,在政治對話的層面,社區壁畫與連儂牆最大的差別,在於前者銳意於引來人群與社區產生對話,可以溝通更多有關社區組織和長遠如何建立理想社會的討論,對於不同意見者的態度是視對方的意識為競爭對手;而後者是單向傳播,又或成為撕一貼百的空間爭奪戰,不同意見者往往就是敵人,是純粹對抗的練習場。在社會運動中,兩者都有重要性。那麼,有沒有一種連儂牆的形式,可以在發生空間爭奪戰的同時,把不同意見者視為競爭對手,而不只有敵人的可能性,進而把兩種方式的好處都盡得呢?(系列完)

註: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20073

https://www.ln.edu.hk/mcsln/feature_03.shtml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ity/%E6%9F%8F%E6%9E%97%E5%BE%92%E6%AD%A5%E9%81%8A%E5%A1%97%E9%B4%89%E8%97%9D%E8%A1%93%E8%88%87%E5%9F%8E%E5%B8%82-%E5%A3%AB%E7%B4%B3%E5%8C%9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