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草尋藝]16~連儂牆現象–在反抗藝術的層面也國際連結一下……/3/政治壁畫:墨西哥壁畫運動

關鍵詞:公共空間、空間爭奪、意見表達、壁畫、墨西哥壁畫運動(mexican muralism)
、塗鴉、graffiti、藝術抗爭、反藝術(anti-art)、社區藝術、社群藝術、公共藝術、政治藝術、反抗藝術

另一個與政治訊息強烈相關的藝術,要數20世紀初的墨西哥壁畫運動(muralismo mexicano),及其所帶起的政治壁畫傳統了。了解這個藝術運動,必須先簡單了解墨西哥這個被特朗普污名化為充滿罪犯和掠奪者的地方,和她的持續抗暴歷史。

墨西哥曾長時間是西班牙殖民地,1810-1821的十一年間,墨西哥原住民及平等主義思想的農民運動,向西班牙殖民政府發起武裝衝突。最後,卻以當時的自由派與保守派達成同盟而終結,墨西哥開始成為一個自稱由印第人與歐洲人共有的國家,實際上以歐洲白人佔了絕對的統治地位和財富。

1910-1920年代是普遍認為的墨西哥革命的十年。1911年,墨西哥革命軍攻克重要城市,推翻獨裁者波費里奧·迪亞斯。可是,之後隨即陷入派系鬥爭、政治暗殺和當權者在舊日革命同志中清除異己…這樣的十年陰霾中。一般歷史學家認為,1920年,當年其中一支革命隊伍所組成的革命制度黨(PRI)成為一黨體系之後,就算是墨西哥革命的完結時期。


圖:里韋拉講述殖民史的作品

1921年後,革命政府當權,召回一些在歐洲的墨西哥裔藝術家,包括迭戈·里韋拉。當時政府為穩定社會,並教育普遍不識字的人民,故希望邀請藝術家在市內建築畫上大量壁畫。由於政權不穩,藝術家和文化界當時仍有一些談判的籌碼,與政府達成協議,獲得頗大的創作內容和形式的自由度。於是一些畫家便開始在建築物上大畫墨西哥原住民的歷史、反殖的歷史、草根的生活和反抗等等。同時,當時的藝術家都希望可以把藝術普及化,讓大眾都接觸到,以及不能讓藝術成為富人的收藏品。這些,在革命後富人普遍流失的社會中,有生存的空間。不過,不能忽視的是,這樣當然也少不免有某種為政權做國民教育的效果。雖說是革命政府,但不論一個政府的施政理念為何,在民主的理念當中,當權就該被監察,與建制走得太近,畢竟還是令人有所猶豫…..


只不過,這個藝術運動還是開啟了墨西哥以及拉丁美洲其他地方的政治性壁畫的氣氛。只是,大型壁畫通常不是獲得政府批准,就是獲得社區或屋主的批准,因為大型壁畫必須慢慢畫,一邊畫一邊被追趕,那是畫不來的。.記得上期介紹的巴西里約熱耐盧塗鴉畫家嗎?那塗鴉夠大了,但兩位藝術家卻在一輪對峙後被警察射死了。另一邊廂,巴西政府也有讓藝術家去畫一個號稱全世界最大的壁畫,內容也是原住民,不過就與反殖歷史等等無關,更似一個售賣原住民文化又不和他們分享成果的旅遊景點。或許,墨西哥上世紀頭幾十年的壁畫運動經驗,也可以是一種「革命後怎辦好」的思考啟發?

事情發展到上世紀的1990年代,因著查巴達人民解放陣線奇軍突出的影響,墨西哥的大型壁畫運動又再重拾其抗爭意味,而這次,不再等政府養了。欲知後事,請看下期…

[未完待續:4/查巴達人民解放陣線壁畫運動(zapatista muralis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